年轻人不愿进工厂,有个特殊原因被长期忽视-青年人-厂区_网易订阅

年轻人不愿进工厂,有个特殊原因被长期忽视|青年人|厂区_网易订阅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丨任大刚最近在一家上市公司的厂区参访,偶尔在接待大厅看到一则内部招聘的启事,大致内容有:公司新设生产部门,希望有本厂员工报名参加;本厂员工介绍一名工人来的,可获得奖金1000元;动员离职员工回来上班,照样欢迎,也有奖励。一起围观的几个公司老总感慨地说,现在工人不好找啊。类似的内招启事,去年在另一家上市公司厂区也见过,可见是个普遍问题。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奉劝年轻人不要进工厂工作,其理由是:1、在工厂上班,很难有自己的时间了;2、时间长了脑子容易钝化;3、工厂上班会影响身体健康;4、工厂上班久了,容易被社会淘汰。这四条理由,还真不好反驳。目前的就业形势就是这样的错位:一方面,工厂需要大量年轻有活力有文化的青工,却不容易招到人;另一方面,大量大学毕业生宁愿到偏僻孤城去争夺“编制”做“白领”,也不愿意去工厂工作。指责青年好高骛远,教导青年脚踏实地,都没有用。如果仔细分析上述所列劝告青年不要进工厂的四点理由,可以发现,它们实际上隐隐指向一个理由:工厂和工业园区普遍离市区太远。01从经济地理规划角度来说,工业园区远离市区,有说不尽的好处,举其大者有:其一,征地拆迁成本低,工业地价低,可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其二,工厂集中连片,便于通用基础设施共建共用共管,也可进一步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其三,容易在区域内形成上下游配套的产业链,既有利于地方经济,也有利于企业;其四,对有可能产生三废排放的企业来说,可以降低工厂与周边居民的冲突。但是,这些对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地方经济的利益,却并不能给一个青年工人带来直接的好处。图/图虫创意一个青年工人大概不会去思考企业生产经营成本降低的问题,那是老板和地方政府的本分,有没有产业链配套,与他何干呢?如果与周边居民发生冲突,工厂青年也不会置身事中。当然,如果单纯从劳动力供求关系来讲,当工作岗位异常稀缺,工人没有选择余地的时候,你把工厂建在深山老林,建在沙漠里,也会有人蜂拥而至,但是,当一个人有选择余地,谁都会挑三拣四,这是人之常情。02工作岗位在什么时候供不应求?在工业化早中期,在中国大陆,就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及本世纪的最初十来年。对应的青年工人,就是五零后、六零后、七零后和部分八零后。那时候的工厂门前,求职的工人排起长队,呼啦一声,就可以拉起一支工人队伍,蜂拥到珠三角长三角的中西部青年,把车站广场和火车车厢塞得满满,不管多偏僻的工厂,工作条件多么恶劣,都能招到工人。图/图虫创意那时候的工人,需要以一份工作填饱肚子,养家糊口,一般工人不会想到多么长远的打算,其工作是以年来计算的:今年能挣多少钱。至于以后,谁管得了“以后”?等到温饱问题得到普遍解决,一个普通人,哪个地方还不能找到一碗饭吃?这个时候,人的诉求变了。人需要“闲暇”,需要“发展”,需要“社交”,需要“创业”,需要精神生活,需要市民生活,你会发现,远离市区的工业园区,已不能很好地满足这些更高级的需求。不可否认,现在的工业园区,已经不是一些工厂外加一些宿舍楼的格局,有娱乐休闲吃喝玩乐设施,好一些的还有廉租房夫妻房。但工业园区独立于市区的基本区分,是不会改变的,你要过上市民生活,还得花费更长的通勤时间。特别是很多工业园区很大,如果不开车,走出园区都很费劲。这种不便,使青年人很容易放弃这份工作。03市区工作和有“编制”的工作为什么吸引人?除了编制众所周知的优越性以外,城市还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和选择。什么是自由?自由意味着可以选择/不选择,并为自己的选择/不选择负责。因此,“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但是,远离市区的工业园区所能提供的选择机会,要远逊于城区。相应地,工业园区是“不自由的”,因而成为年轻人的出逃地。选择是为了谋求更大的稳定性,而“编制”本身就意味着稳定,达到了稳定。在这层意义上,两者其实一体两面,大城市意味着更多的选择机会,中小城市谋求的是编制的稳定,不能说哪个绝对好,哪个绝对不好,只是个人偏好而已。图/图虫创意但是,当如此之多的青年人蜂拥而去考编制的时候,只能说,大城市的选择机会骤然减少了,也就意味着城市的自由度大幅减少。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青年人仍然不愿意去工厂?实际上,在城区的选择机会大量丢失后,青年人只好在工厂和编制之间二选一。而城区选择机会的大量丢失,进一步凸显出编制的贵重性,这进一步使编制和工厂工作之间,呈现出天上地下的差距。这种情况下,传统的“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价值观再次发挥作用。于是你可以看到,在颇多的一些县城和镇,大学毕业后宁愿每天泡在商业性的自习室准备考编考研,也不愿意去工厂工作的情形,将越来越普遍。04我们可以设想一种不可能出现的情形:一家制造业的大型工厂开在黄浦区,哪怕只是开出平均工资,它会招不到工人吗?所有的社会科学理论都反对把工厂开在黄浦区。一旦黄浦区有这么一家工厂,那么它的周围不管是土地还是房屋,立刻跌价无数倍,无数人、无数机构的利益会蒙受重大损失。没有人会如此疯狂。图/图虫创意这反过来也说明,工业园区招不到年轻工人,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宿命。可能唯一的出路,就是提高自动化程度,用智能机器人取代人工,逐渐接近无人工厂。这样一来,会造成工业制造逐渐失去吸纳就业的能力,投资数亿,可能只需要一两百个工人,这导致更多的年轻人更渴望在大城市找到选择机会,这要求城市提供更大的自由度,开放更多的选择空间,创造无数五花八门闻所未闻的工作岗位。否则,年轻人的就业,将成为一个棘手万分的难题。